您的位置:首页 >> 法治案例 >> 文章正文

农经站长挪用4700万征地补偿款获刑

发布日期:2016-12-22 来源:法制网

说起俞少华,在江苏省扬州仪征市新城镇可谓小有名气。23岁当上村委会主任,29岁走上镇农经站站长岗位,而且一干就是19年。此间,他曾被国家农业部表彰为“全国先进农经统计人员”。

身为农经站站长,俞少华原本经手的资金不过百万元而已,但是,随着征地拆迁大幕的开启,加之村级账务由农经站统筹管理,大批征地补偿款“蜂拥而至”,俞少华管理的农经站资金一时呈井喷式上升,直至近8亿元。面对各种前来拆借钱款的人员,俞少华心里想的是如何尽快将补偿款发放给失地百姓,未作他想。

随着儿子大学毕业,为了帮儿子找工作,他先是挪用公款给儿子投资做房地产生意,后为了将儿子调到银行工作并转为正式员工,再次挪用公款帮儿子完成吸储任务。截至案发,共计百余次挪用公款4700万余元。为了逃避法律制裁,俞少华甚至还专门研究了“挪用公款罪”的法律法规。

《法制日报》记者从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检察院获悉,近日,经该院提起公诉,仪征市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一审判处被告人俞少华有期徒刑9年,其儿子也因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农经站掌管8亿元拆迁款

农经站全称农业经济经营管理站,是乡镇的主要业务部门。2010年之前,由于财政状况并不好,俞少华所经手的资金最多时也不过百万元而已。但俞少华凭着自己的精明将这点资金打理得有模有样、井井有条,省内外多家站所慕名前来学习取经。俞少华渐渐地被大家公认为乡镇农经界的“能人”。

2010年7月,上汽大众决定在仪征市建设第五整车生产基地,基地落户在俞少华所在的新城镇。随着上汽大众建设征地拆迁大幕的拉开,加之村级账务由农经站统筹管理的原因,大批征地补偿款“蜂拥而至”,俞少华管理的农经站资金一时呈井喷式上升,直至近8亿元。

此时的俞少华成了真正的“财神爷”。得知俞少华手头有了钱,小站从此也变得“热闹”起来:手头流动资金不够宽裕的老板找上门要拆借资金;银行员工凑上门希望能帮助完成揽储任务……

面对众多上门谈钱的人,俞少华异常冷静,尽管别人说他是不会变通、不近人情的“守财奴”,但他坚持认为手头掌控的征地补偿款并不是自己的,应该将这些钱尽快发放到失地百姓手中才是。他甚至多次走进百姓家中,希望早日达成征地补偿款的分配方案。他的“绝情”赢得了更多领导和百姓的信任和赞誉。

挪用公款让儿子投资房产

2011年夏天,俞少华的儿子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严峻的就业形势摆在了父子二人面前。

眼见商品房价格节节攀升,儿子提出来投奔女朋友的父亲,从事房地产生意。精明的俞少华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选择,准岳父也有意提携未来的女婿,还建议他投资入股。

投资房地产需要大量资金,钱从哪来?俞少华一筹莫展。此时,他联想自己多次与副镇长职位擦肩而过,身边的同学朋友有的身居高位有的腰缠万贯,就连自己农经站的后生都做了领导,俞少华心理渐渐失衡,当初的人生信条也发生了变化。最终,俞少华打起了农经站代管征地补偿款的主意。

干财务出身的俞少华深知挪用公款的严重后果,他幻想找到一种既能用上公家钱又能逃脱法律制裁的方法。为此,他专门上网研究挪用公款的法律解释。他“庆幸”自己找到了好办法,决定将站里代管的征地补偿款分批转存在自己名下,再以这些存单质押贷款给儿子拿去投资房地产。

面对儿子和农经站会计的质疑,他用刚从网上学来的法律知识拍着胸脯告诉他们,“这不属于犯罪,我用的是贷款不是公款,只要按时还上就可以了。”话虽这么说,心里总觉得还是虚。他再三叮嘱身边人注意保密,在外面不要乱说。

房产不景气把儿子弄进银行

可是好景不长,2013年房地产行业开始走向低迷,前两年入股的房子刚盖好就没了销路,之前的投资还没回本就遇上了资金链难题。俞少华担心用公家钱质押贷款得来的生意本金打了水漂。

2013年6月,就在俞少华惶惶不可终日之时,前来拜访自己的某银行员工在闲聊中说,他们银行正在招聘,建议让他儿子去试试。

在从亲家那边撤资并偿还了公款存单质押贷款后,俞少华的儿子被银行录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儿子报到的当天便告诉俞少华,银行要完成对公和储蓄(对私)揽储任务后才能转正,而且任务完成情况与个人收入直接挂钩。

俞少华心想,这不是问题。他安排会计把巨额征地补偿款从别的银行陆续抽离存储到儿子所在的银行,他甚至将农经站绝大部分公款不存在单位名下而是直接存在自己名下,以便完成儿子的储蓄(对私)揽储任务。

看着儿子在银行考核每次都名列第一,一年的揽储奖金就能得十几万元,俞少华内心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巡视“回头看”发现端倪

这几年,俞少华满足了自己日益膨胀的私欲,大量征地补偿款被他存为定期,老百姓迟迟拿不到手,各种说法开始在小城弥漫。

2014年3月,政府决定对长期得不到有效审计的农经站账目进行审计。

身为纪委委员的俞少华得知这个消息后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庆幸自己当初叮嘱会计做的账目够巧妙,没有留下什么把柄。

面对“铁板一块”的农经站“王国”,出于长期以来对俞少华的信任,最后的审计结果只发现了俞少华公款私存的问题,并没有发现其深层次挪用公款的犯罪问题。

2014年11月,江苏省委巡视组在组织“回头看”过程中捕捉到这条信息,大为震惊,并将此情况反馈给地方政府,要求限期查明整改,扬州市人民检察院要求由仪征市人民检察院负责侦办该案。

2015年4月29日,俞少华被以涉嫌挪用公款罪立案侦查。到案后他百般狡辩,拒不交代尚未暴露的问题。

办案人员通过反复核实农经站调取的账册以及银行账目比对,俞少华分百余次挪用4700余万元征地补偿款,并造成农经站400份财务凭证丢失和账务混乱不堪的事实终于被查实。

 

相关文章